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俱乐部队友前妻的婚礼
 
              一份红色请柬

  新郎:冯建军  新娘:蒋丹丹  

  朱元宇的眼睛有些刺痛,把请柬往茶几上一扔,回头对着卧室里的妻子孟涵
说道:【你怎么就把这个请柬收下来了,你不觉得难堪吗?】

  孟涵抿抿嘴唇让唇膏均匀一些,不以为然的回道:【难堪?有什么好难堪的,
她都能够不要脸的把请柬让人送过来,我为什么不敢收,我告诉你啊,晚上你给
我好好整理整理,我倒要看看她玩什么花样?】

  【你无聊不无聊,我和她都离婚半年了,她结婚你凑什么热闹?到时候出席
的人差不多都是俱乐部的队友,我这脸往哪儿放?】朱元宇忍不住声音大了起来。

  【我无聊?我凑热闹?】孟涵把口红一下砸在化妆镜上,怒气冲冲地走出来,
【那婊子摆明了向我示威,我凭什么怕她!是啊,我是小三上位,我是抢了她的
老公,那又怎么样,谁让她老公老是和我抱怨『床上好像死人』、『没有情趣』,
这些话可不是我说的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一扯就扯到这么久的事情。】朱元宇烦躁地摸摸脸,晨
练跑步回来的汗水早就干了,脸上粘粘的很不舒服,不过更加不舒服的是孟涵咄
咄逼人的态度。

  【冯建军也是的,娶谁不好,居然去娶你的破鞋,我告诉你啊,你的主力前
锋的位置可不能让这么一个替补给抢了,你要死死压着他别让他出头  】孟涵
看着请柬上的新郎名字,不屑的说道。

  朱元宇进了浴室没有搭腔,最近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差,已经差不多有六场比
赛没有进球了,【迟迟不射】的压力也转移到了和孟涵的性事上,每次都是匆匆
了事,五分钟就把公粮给交了,搞得孟涵老是怀疑他是不是在外面找小姐了。

  蒋丹丹是国家花样游泳队的队员,朱元宇和和蒋丹丹还是夫妻的时候,孟涵
是丹丹最好的闺蜜,为人有些放浪不羁,穿衣打扮上也是颇为开放。

  让蒋丹丹有些闷闷的性格显得不合群,虽然蒋丹丹的姿色高出孟涵不少,可
惜孟涵胜在那股子里让人欲望勃发的媚态,和孟涵相处了几次后,朱元宇就和孟
涵滚到了一起,朱元宇也在孟涵凹凸有致的肉体上体会到了从来没有在丹丹那里
享受到过的【尤物女人】的快感。

  朱元宇一次次地告诫自己不能再沉迷于孟涵的风情之中,可还是一次又一次
与孟涵在各种各样的地方交换着体液,先是高档宾馆,再是孟涵家那三层别墅,
接着是朱元宇那开了几年的大切诺基,最后是在自己家里,蒋丹丹买来的大床上
 

  直到某一天被参加完比赛提前回来的蒋丹丹堵在了家里,事情才彻底曝光出
来。

  朱元宇疲惫地擦了擦脸,想到冯建军,嘴里有些发苦,上一轮联赛自己就被
主教练早早的换下,顶替他的就是年龄比他小5 岁的冯建军,虽然那场比赛冯建
军也没有进球,但是大量的体育媒体都已经在鼓吹冯建军比他表现得更加好,希
望后天那场比赛由冯建军当主力前锋。

  想到冯建军那健硕的身材,更快的速度,更好的体力,朱元宇苦笑连连,脑
子里忽然闪过蒋丹丹柔弱修长的美体被冯建军压在胯下狠狠肏干的画面,底下毫
无生气的肉棒居然发热发胀,有高抬头的迹象。

  朱元宇狼狈地用冷水用力冲擦着脸,把这股邪火给强压了下去,心里怪异地
自言自语:【都让自己肏了这么多年了,现在想起来居然还有冲动,朱元宇啊朱
元宇,你是不是有病啊,你忘记她在床上僵尸一般的反应了,你应该感到庆幸啊
 】

  走出浴室,看着餐桌上的油条,朱元宇眉头间的【川】字变得更明显了:

  【我说过很多次了,体能教练不让我吃这么油腻的东西。】正在盛粥的孟涵
那张略有些平常的脸一下垮了下来,把勺子往锅里一扔,忿忿地说道:【喂,姓
朱的,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啊,你爱吃不吃,老娘不伺候了。】

  拉了一把椅子直接背对着朱元宇坐在客厅里。看着孟涵发火,朱元宇态度软
化了下来,催促道:【好了好了,我知道让你这个大小姐给我煮粥是天大的事了,
别生气了。】

  朱元宇走过去轻轻推了一下孟涵的肩膀。

  孟涵冷着脸站起来看着朱元宇说道:【你那个前妻大早上就让人送请柬过来
给我气受,你倒好,不安慰安慰我,还尽挑我毛病。】朱元宇说道:【知道啦,
晚上好好安慰你。】

  孟涵仍然不放过朱元宇,【所以说我上个月发到网上的那组和你去海边玩的
照片,还真就发对了,秀恩爱气死她。】

  朱元宇无奈地叹口气走到厨房给自己盛了一碗粥,看着淡黄色飘着焦糊味的
粥,胃口顿时减了一半,见孟涵没有注意,又赶紧倒了一半回去。

  【  你前妻也真是厉害,我看她身材恢复得不错啊,居然也知道去拍什么
体操的艺术照了,我当时就在想可能是要嫁人了,看看,我就猜中了吧,我唯一
没猜中的就是冯建军这臭小子喜欢破鞋,人家小伙子真是瞎了眼了  】孟涵边
走边说回到卧室的化妆镜前,继续着脸上的打扮。

  听着孟涵说到海边照片的事情,朱元宇没来由心里抖了一下,他也特意上网
去看过,但是几万条评论里,百分之八十的都是说他眼睛瞎了,居然找了这么一
个丑八怪。

  当时把孟涵气得连着几天没有理朱元宇。朱元宇也是无语,说真心话,蒋丹
丹的确比孟涵漂亮,但是再漂亮的人看了这么多年也腻歪了,孟涵那泼辣大胆,
行为举止时刻带着挑逗的吸引力一下就把朱元宇给勾走了。

  朱元宇摸摸下巴,心里却有些后悔,他一开始的打算就是和孟涵玩玩,可是
没想到一沾上就甩不开了,朱元宇有时候会猜测那天在家里和孟涵偷情被蒋丹丹
抓奸的事情,其实是孟涵给安排的  

  看着孟涵身体前倾,完美的臀线绷着紧紧的,肉感十足的屁股微微撅着,朱
元宇有些气喘,放下手里的碗,走到卧室门口斜靠在门框上,看着孟涵画着眼线。

  随着孟涵手的动作,丰满的胸部轻轻颤动  

  就是这对大奶,朱元宇承认自己其实是个大奶控,第一次见到孟涵的时候,
就是被她裸露着的乳沟给勾走了一半魂魄。

  那天晚上单独送她回家的时候,孟涵已经在车里睡着了,朱元宇不停用眼睛
的余光去看孟涵那被安全带箍得爆出一半乳球的胸部,好几次差点和别的车挂擦
了。

  现在想起来,朱元宇觉得孟涵那天一定没有睡着,否则蒋丹丹扶她上车前都
还穿得好好的衣服会变得袒胸露乳。

  朱元宇确定孟涵勾引他的证据还有就是两人第一次上床的时候,说来好笑就
是电视里最常见的段落,孟涵下雨淋湿后换衣服的时候居然不带衣服,于是指挥
着朱元宇拿一套极其性感的蕾丝内衣给她。

  推开浴室门的一霎那,看见那对圆滚挺翘的乳球,朱元宇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就在浴室里朱元宇用站姿完成了自己第一次出轨  

  朱元宇此时觉得身体里欲火燃烧,慢慢走到孟涵身后,用高涨的肉棒去顶了
顶孟涵的屁股。

  孟涵看着镜子里朱元宇冒火的眼睛,非常荡意地笑了笑,被超短OL裙包裹住
的翘臀向后反击似的挤压了一下,套着黑色丝袜的美腿微微分开了一些,朱元宇
双手猛地探到前面隔着衣服握住了孟涵的双乳揉搓了起来。

  孟涵后仰着靠在朱元宇胸前,手伸后扶在朱元宇的脑后,享受着朱元宇的舌
头舔舐自己耳坠的快感,另一只手向后顺着朱元宇的腹部探到男人的裤子里,很
快就找到了那根女人的恩物,手法熟练地套弄起来。

  朱元宇呼吸急喘,手伸进孟涵V 领的休闲服内一把扯掉了半罩杯的丝质胸罩。

  【哎呀,你疯了,很贵的,就这么撕烂了,你  啊  哦  轻点  】

  孟涵的谩骂在朱元宇粗暴地抓捏揉搓下瞬间变调为淫靡的呻吟,乳尖激凸变
红,乳球在男人的手掌里肆意变换着柔软的形状,乳肉时不时从朱元宇的指缝中
挤出缩回,【被你  要被你捏爆了  好狠心啊你  轻点  】【就要捏爆
你的奶子!】

  朱元宇恶狠狠地说道,【谁让你大清早的就穿这么风骚  】

  镜子里的端庄丽人,外面套着白色的修身小西装,紧身黑色的V 领薄衫却被
推缩在高耸的双峰之上,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一对完美碗状的乳房被男人
单手毫不怜惜地玩弄着。

  栗色的大波浪长发披散在面前遮住了女人被情欲刺激变得嫣红的脸蛋,发尖
悬挂在充血的乳头两边,在男人大手玩弄乳房的时候,飘飘荡荡地让乳头若隐若
现。

  朱元宇看得如此淫态,只觉得肉棒马上要爆炸了,把孟涵往床沿一推,孟涵
很默契地双手按在床边,高高翘起了屁股,短裙自动地缩到了屁股上方。

  孟涵刚要出声,就听身后传来【撕拉】一声,黑色丝袜的裆部被暴力撕开,
蓝色细细的一条内裤紧陷在雪白股沟中,几乎没有布料的设计遮不住整个阴阜,
艳红色的阴唇仿佛两瓣淫荡的小唇咬在丁字裤上,还有那昨晚刚刚修剪过的耻毛,
都宣示着女主人的性感。

  敏感的阴阜感到一股股热气喷了过来,孟涵知道是朱元宇正蹲在地上视奸着
自己,小穴缩了缩,流出了一些透明粘液浸透了那细细的布条,男人的手指勾住
弹力绝佳的丁字裤,拉扯到左边的臀瓣扣住。

  孟涵有种裸露的淫荡快感,体内不逊于男人的欲火渐渐爆发,她特意压低盈
盈一握的纤腰,阴唇毫不保留的打开,小穴伴随着缓缓流出的淫液在呼唤自己丈
夫肉棒的征服。

  孟涵很想让朱元宇给自己口交,可是在一次玩笑似的说起时,朱元宇表现出
来的厌恶迅速打消了孟涵的提议,可是早在其他男人身上享受过的口舌服务让孟
涵总是遗憾不已,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朱元宇看着自己妻子骚穴,虽然漂亮却不知道被几根肉棒进出过了,这么一
想,胯下的肉棒涨的越发粗大,脑子里闪过蒋丹丹那粉色的小穴,今天  今天
晚上那个唯一进过自己肉棒的小穴就要被第二根肉棒给插入了,而唯一被自己精
液灌溉过的子宫也将迎来新访客的第一次精液冲刷,朱元宇猛地站起来,大手按
住孟涵的后背,另外的手握住肉棒在阴唇上划拉了几下后一炮而入。

  朱元宇与孟涵同时发出满足的闷哼,朱元宇调整好姿势后就是一顿猛插肏干,
每一次抽插都让自己的腹部狠狠撞击在孟涵丰满的屁股上,孟涵下悬的乳球一前
一后剧烈晃动,嘴里的淫叫和肉体【啪啪】交织地肉欲音乐更加刺激两人的淫兴。

  孟涵被肏得媚眼如丝,爽快地叫道:【啊  啊啊  好老公  喔  好
棒  天啊  被你插得飞起来了  嗯嗯  哦  啊  啊  爽  好厉
害  】

  看着胯下淫叫连连的妻子,朱元宇脑子里闪过的却是前妻蒋丹丹美好的胴体,
修长结实的美腿、柔软有力的腰肢、不大却坚挺的椒乳  

  这些以前自己觉得一般般的性器官在此时此刻却变成朱元宇翻腾性欲的最大
刺激,而想到冯建军马上就能够名正言顺地享受蒋丹丹的肉体,朱元宇的肉棒从
来没有过的胀大。

  【老公  哦哦  啊  你今天  好大  今天怎么这么大  插死了
 插酥了  插麻了  哦  好强啊  棒子好大  喜欢死了  啊  
啊  啊  】孟涵的叫床声越来越大,可是朱元宇耳朵里回荡却是蒋丹丹在床
上细声细气地娇吟,而晚上这样优美动听的声音要在另一个男人肉棒的侵占下伴
奏而起。

  朱元宇听见孟涵的大叫声,肉棒有些发软,孟涵也感受到了的体内肉棒的变
化,不满地扭扭腰叫道:【老公,想什么呢  用力啊,你老婆痒死了  快插
啊  】

  曾几何时,朱元宇最喜欢孟涵这样荡妇一般的表现,可是今天却说不出的厌
恶,想到孟涵极为丰富的感情历史,和孟涵嘴里说的【捡破鞋】的冯建军,朱元
宇觉得自己好像和冯建军没什么不同,自己也在【捡破鞋】,唯一区别就是冯建
军捡的破鞋是自己认识的,自己的前妻,而自己现在捡的破鞋就不知道是谁给扔
下的。

  想到以前孟涵和某个地产大佬的公子谈过一场恋爱,谈了三年而且好像到了
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最后却不了了之,那个公子外号【一夜七次郎】,每次出席
什么宴会都会带一个模特或者演员什么的,朱元宇想到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放
过孟涵这样的美肉。

  朱元宇看过孟涵大学时候的照片,那时候的孟涵的身材是属于苗条的一类,
搞不好这三年孟涵这么丰满的身子就是被这个公子哥给浇灌出来的。

  朱元宇越想越不平衡,忍不住骂道:【贱货,不满意你老公我的鸡巴吗?】
话一出口,朱元宇自己都呆住了,孟涵僵住的身体,缩紧的小穴都说明了孟涵此
时和朱元宇一样的吃惊。可是让朱元宇匪夷所思的是,当他骂出口的那一下,自
己的肉棒重新胀大起来,朱元宇小心翼翼地一个抽插。

  【哦  又  又大了  】孟涵娇哼一声,回头白了朱元宇一眼,极其淫
荡地把手指含在嘴里说道:【老公,快插你老婆,插你老婆这个贱货  】

  孟涵的话犹如一颗原子弹,震得朱元宇彻底傻住了。已经回过头的孟涵没有
注意到朱元宇的反应,不断后挺摆动着自己的屁股,【老公,来啊,干你的贱货
老婆  】

  朱元宇回过神来,怒火和欲火交替燃烧,肉棒仿佛一根烧红的铁烙惩罚似的
毫不留情地凶狠进出着孟涵淫水泊泊的骚穴,双手把住孟涵的翘臀,仿佛要捏爆
那结实的臀肉,【贱货,肏死你,肏烂你的屄  】

  【对  就这样用力  用力肏我,老公  好厉害  屄让你  肏坏了
 肏烂了  好大  】

  【老公鸡巴大吗,肏得你爽吗?!快说,贱货!】朱元宇体会着这前所未有
的堕落的快感,侧头看着化妆镜里孟涵被自己撞击得前后晃荡的巨乳,占着自己
高大的身材弯腰过去,双手揉捏着那对让自己爱不释手的双乳。

  【老公的  鸡巴  好大,塞满了,塞满了  屄好涨  】孟涵全身酥
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乳头在老公的玩弄下高高凸起,胸部好像被捏得更加饱
满,两腿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不停地夹住又分开,淫水哗哗的顺着撕破的黑色丝
袜往下流,喘息着发出透入骨子里的媚叫声。

  朱元宇揽住孟涵的小腹猛地开始大幅度晃动,强烈的刺激让孟涵瘫在床上,
被床单蒙住的红唇变得只能发出连续的呜咽声,阴道里的嫩肉不停地收缩抽搐,
骚屄不断吸吮朱元宇那充血硕大的龟头。

  朱元宇意气风发地策马扬鞭,想到孟涵被那个公子爽了三年,暴虐地问道:

  【老公的鸡巴大,还是那姓卢的大  】朱元宇提起孟涵的腰部,让她的脸
离开床面。

  【别  别问这个  】

  【妈的,让人家肏了三年了,我现在问问鸡巴大小,你就不想说?肏死你!!!】
朱元宇加快了抽插的力度,孟涵的长发被震得飞舞起来。

  【好爽,鸡巴好烫,老公的鸡巴大,比姓卢的大,插穿了  】

            孟涵淫叫的声音尖锐起来

  【果然是贱货,烂婊子,妈的,我居然选了你这么一个破鞋,肏!肏烂你的
骚屄!说!姓卢的最后一次肏你是什么时候?】

  【忘  忘记了  啊!】感受到乳房一阵刺痛,明白朱元宇对这个答案的
不满,孟涵求饶说道:【真  真不记得了  哦哦  要来了  好深  】
朱元宇咬紧牙根,硬生生地停住了抽动,肉棒划着圆圈在小穴里翻江倒海。

  【啊  不  再顶几下  】孟涵好像坐在缓缓上升的过山车中,忽然链
条断裂,身体失重似的从高空急速下落,那种马上到顶却被掐住无法迸发的烦躁
感折磨着开始泛红的肉体。

  【和姓卢的分手那天,他干了你几次?】朱元宇给被肏干得昏头转向的孟涵
做了一个小小的语言陷阱。

  孟涵这几天马上要来月经了,身体本来处于饥渴的状态,加上前几天朱元宇
老头子一般的表现,更加是让她欲求不满,今天朱元宇雄风大起完全把她给肏出
了骨子里的淫性,抵在子宫口的肉棒不断旋转挑逗着宫缩的小穴,让孟涵没有听
出朱元宇话语里的阴险,咬着嘴唇脱口而出:【  三、三次  五次  】

  朱元宇听得心里发苦,可是肉棒却是没有软化一分,不再忍耐,大起大落地
重新开动肉棒的进出马达:【三次还是五次?贱货,说清楚!】

  【真不记得了  中午过去的  啊啊  一直  一直被肏到  晚上
小屄融化了  呜呜呜  好舒服  老公,肏我  大鸡巴  用力  】
孟涵的淫叫声开始透露出丝丝哭腔。

  【妈的,分手了还要让别人肏一天,你这个骚屄!带套了吗?】朱元宇也有
些奇怪自己的想法,居然还想要去了解是不是被内射,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果然  

  【都射进去了  他一直不喜欢带那个  】一边和现任老公肏着屄,一边
向老公倾诉和前男友的性事,孟涵感觉她的心在颤抖,既觉得羞辱又有些兴奋,
小穴内的肉壁也在不断缩紧。

  【都用了什么姿势肏你?】

  【  老公,别问了  我是被他骗过去的  让我去拿他家里的  我的
衣服  】

  【别让我重复说话,怎么肏你的  】

  【趴着  就像你现在,一边捏我的奶,一边肏我的屄  】

  【靠,骚货,被他干了一个下午,你们就用一个姿势?】

  听着孟涵难得如此坦白着被那个卢公子肏屄的详情,朱元宇强忍着要射的感
觉,开始九浅一深地抽插着,脑子里浮现出孟涵跪在地上,撅着浑圆的屁股,被
卢公子抓着大奶子,骚屄被鸡巴狠肏的画面。

  【  还有侧着身子  在床上,一只腿举着  还要我单腿站着,另外腿
 竖着成一字马  】

  【这么骚的姿势你都摆的出来?】朱元宇气愤地吼道。

  【没  没有,我的大腿分不开,他就很生气地抱着我的屁股  边走边肏
 】

  朱元宇忽然想起前妻蒋丹丹那极为柔软的肉体,知道蒋丹丹能够轻易地摆出
一字马的姿势,可惜蒋丹丹一直觉得这个姿势过于淫荡,朱元宇求了几次无果就
放弃了,现在能够享受这样的体位的人就只有冯建军了。

  她应该还是不会同意摆出那样荡妇一般的体位吧?

  朱元宇涌起无名的醋意,脑海里似乎出现了前妻大开着长腿,裸露着那神秘
的蜜穴,而一个光着膀子肌肉精壮的小伙子压在她身上大泄肉欲的情景,朱元宇
浑身的细胞都兴奋了起来。

  【老公  我要泄了  哦哦  啊  肏深一点  】孟涵被朱元宇有技
巧地肏得不上不下,说话都不顺畅了,说话的声音都发颤了。

  【你这荡妇  肏你的屄!肏你的骚屄!肏你被别人肏了三年的大骚屄  】
朱元宇发力猛戳,每一下都让龟头撞在子宫口上,卵袋【啪啪】地敲击在孟涵粘
糊糊的阴阜上。

  【啊啊啊  好爽  老公好厉害  肏死我这个骚屄  啊啊  来了
麻了  泄了泄了  哦  】

  一股雷击似的爽快感从脊椎尾端延伸上来,全身毛孔瞬间张开,朱元宇从来
没有觉得和孟涵做爱做得如此爽快,龟头和孟涵的屄心一起欢快地跳动起来,一
股又一股的精液冲进了这个早已被别的男人灌溉了多年的淫荡子宫  

  朱元宇和孟涵一起瘫趴在床上,好一阵都没有说话,房间里只有两人粗重的
呼吸声。孟涵最先回复过来,抬眼看着朱元宇,扑哧笑了起来。

  朱元宇有气无力地刚要开口:【你  】

  【刚才那些只是情趣,你可别想歪了。】孟涵浪笑着伸手去摸了摸朱元宇软
趴趴的肉棒打断道。

  【哼。】朱元宇转身不理孟涵。

  【别生气了,】孟涵站起身子,拿起自己的坤包,从里面拿出一串钥匙扔给
朱元宇,【给,那辆切诺基不要了,晚上去喝酒开这辆新车去,本来这个礼物是
要等你生日再给你的,今天你表现得这么好,就提前了,生日我再选一份新的给
你。】

  朱元宇看着大裤衩的标志,才知道昨天进小区看见的那辆最新款的奔驰越野
车是孟涵买来的,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好了,亲爱的,快起来了,我爸约我们打高尔夫的时间都过了好久了。】
孟涵快速地整理着自己。

  朱元宇咕喃着道:【谁会大早上的去打高尔夫  有病  】孟涵没有听见
朱元宇的腹诽,继续说着:【还有啊,拜托你啊,你是去打球的,不是跟班,今
天可不要和前几次那样一声不吭,我爸那人就喜欢吩咐人,你不要他说什么就去
做什么  对了,要帮你准备换洗的衣服吗?】

  【什么意思?】朱元宇坐了起来。

  【你没仔细看请柬吗?婚礼是在旗云山庄,冯建军把那里都包了,晚上喝了
酒就不用回来了,呵呵,看不出来冯建军这小子家里还是有几桶金子的  】

  【没事放那么远干嘛  】

  【快点咯,我先洗了。】看着孟涵进了浴室,朱元宇叹了口气重新躺了回去。